澳门威尼斯人投注游戏


简氏兄弟的“实业救国路”

来源:东方烟草报 发布时间:2018-10-08 08:44

南洋兄弟烟草公司总部旧址(东大名路817号)

简氏兄弟与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大楼旧影

简氏艰苦创业之初

广东商人简照南少时随其叔父简铭石在海外经商,20世纪初,简照南与其弟简玉阶在香港经营怡兴泰商号,经常在日本、泰国及香港之间贩运土洋杂质。见日本出品的“云龙”牌和香港生产的“朱广芝”牌卷烟销路颇佳,有感于“烟草一项国人吸者日众,不塞漏卮,涓涓成河”,便产生兴办烟厂之意。筹集办厂资金10万港元,于1905年在香港设立广东南洋烟草公司,是为中国早期创办的一家规模较大的私营卷烟企业。生产“白鹤”牌、“飞马”牌、“双喜”牌卷烟。后因缺乏技术、经验不足,遭受英美烟公司诬陷打击,致使外债重重,1908年宣告歇业拍卖。翌年2月,简氏兄弟在叔父简铭石支持下,在港新组“广东南洋兄弟烟草公司”,资本13万元开始营业,兄弟俩出任总司理、副司理。因吸取前期经验,卷烟生产制作工序不断改良,产品逐渐畅销,经营有了起色。1915年该公司在香港设总局,在广东、天津设分局。1916年又在上海、汉口设分局,在新加坡设发行所等销售机构。是年,该公司股东发起人有鉴于营业增进,决议扩股改组,增集资金共达100万元。7月29日,报请北洋政府农商部立案。12月31日,农商部批准发给执照。批复中称“该商独力创设此项公司,藉谋补救,毅力宏愿,深堪嘉许,所制各品,均尚精美”云云。扩股改组后,设在香港鹅颈头桥的制造厂面积由5500平方米扩充至1.1万平方余米。

1915年,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在香港出品的卷烟受到沪上吸烟者欢迎,当时上海只有虹口广生隆商号独家用船只从南方运来“飞艇”“三喜”“飞马”等牌号卷烟,上海不少纸烟店纷纷要求担任南洋兄弟烟草公司的代理商。上海的有关方面极盼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在沪开设卷烟厂,简氏兄弟亦认为在沪设厂远比从南方将卷烟运往各地方便,于是兄弟俩相继来沪筹划办厂事宜。不久,经友人陈蒲轩介绍,结识上海知名广商劳敬修,在劳的协助下租得东百老汇路(今东大名路)一所栈房,改为厂房,开设上海制造厂。后建造公司总部综合大楼,建筑高五层,占地面积960平方米,建筑面积3874平方米,钢筋混凝土无梁楼盖结构,坐北朝南,临黄浦江东西向建造,海上运输十分便捷。建筑南立面沿街建造,纵分三段,水平线条划分,规整对称。第五层檐下立面为券式窗装修,其余为平拱窗楣。顶层两端近女儿墙一侧,设对称塔楼作立面构图中心,具有东南亚寺庙式建筑风格,这就是简氏在沪创办南洋兄弟烟草股份有限公司总部旧址(今高阳公寓,列入第2批优秀历史建筑)。

誓与外商竞争到底

南洋兄弟烟草公司自创办之日起,始终受到实力雄厚的英美烟草公司的竞争,排挤和打击。英美烟草公司曾不断以削价竞销、增出新品种、附加赠品、破坏商业信誉、控制代理商号等方式多次企图吞并南洋公司。另一面派人与之谈判,表示愿意出高价盘买,企图一举挤垮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南洋兄弟烟草公司总部拒绝了英美烟的威逼利诱,并针对上海市场特点,采取三项措施:一是独辟蹊径在茶馆、浴室打开销售渠道;二是提高回佣,大量推销;三是以质取胜,优质优价销售,以迎合大多数上层消费者高价必优,低价必劣的消费心态。这些努力取得了效果,1916年8月,仅仅“飞艇”牌卷烟一个品种就售出100箱,使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得以顶住英美烟公司的强大攻势,在上海站稳了脚跟。

南洋兄弟烟草公司的成功,使英美烟更为急迫地企图吞并“南洋”。1917年2月,第二次提出以高价购买南洋公司60%股权,保留公司组织及简氏兄弟总办、协理地位,条件是25年内不准在中国、香港及南洋地区经营。简氏兄弟立即严词驳回:“南洋公司营业之增进、多借国货二字为号召,故得社会人心之助力,致有今日……若一旦屈降外人,纵不为社会唾骂,亦令提倡国货者灰心,而我南洋公司营业必从此失败矣。”1918年,英美烟第三次与南洋公司谈判,企图吞并,又一次遭到拒绝。同时期内,北洋政府也两次要挟,力图迫使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同意官商合办,同样遭到简氏兄弟拒绝。

南洋兄弟烟草公司生产场景

宁合国人,不招洋股

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创始人简照南、简玉阶,是我国著名的工商业者。简氏兄弟向往国家富强,憧憬实业救国,把个人的主要财产,投入发展民族卷烟工业,兄弟两人合作创办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在祖国遭受日本帝国主义蹂躏的年代里,历经坎坷,百折不挠,历尽沧桑;为实现理想、挽回利权,振兴中国民族工业,简氏满腔热血,凭着一位爱国实业家的赤诚之心,积极发展南洋烟草事业,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刻,也“宁合国人,不招洋股”,这种刚烈的民族气节,令后人所敬仰。

面对外烟打击,南洋兄弟烟草公司设计的宣传国货招贴画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者发动了大规模侵华战争。不久,战火蔓延到上海,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因受战火破坏,损失惨重。其总厂厂房和重要机器设备等均被日军焚毁,只有库存烟叶大部分撤出。据不完全统计,南洋烟业上海总公司在战火中损失总额高达法币537万余元。如此巨大损失,简氏家属悲痛万分,深感创业之艰难。

1938年以后,日军为了加紧军需品的生产,对民族卷烟工业采取限制用电、用煤等措施。南洋烟厂首当其冲,原来每月至少用电6300度,后日军一再限制,简氏为了维持正常生产,先后设法添置发电机,并尝试用头饼、棉籽饼、菜籽饼等充当燃料,自行发电,但成本昂贵,困难重重。抗战期间,南洋卷烟厂产量逐年下降,公司营业严重萎缩。此时,日伪虽知简玉阶已无实力,但还是想利用他过去在实业界的地位和声望,拉拢他搞所谓“中日经济提携”的勾当。但一身正气的简玉阶不为所动,保持了一位民族企业家的凛然气节。

渡过难关重获新生

抗战胜利后,简玉阶决心对公司业务重整旗鼓,将南洋卷烟业务中心逐渐由香港、重庆转移到上海,并扩大企业资本,增强企业活力。1946年5月,恢复上海总公司机构。1947年12月,再增资为法币90亿元,生产“双喜”“飞马”“白金龙”等优质低价的卷烟,深受广大烟民欢迎,营业迅速转旺。

几十年的商界经历,简氏兄弟十分痛恨外国殖民势力和国内国民党政府腐败的重压,向往新中国诞生,这一天简氏兄弟终于盼到了,1949年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鉴于简氏在工商界的威望,玉阶先生作为全国工商界代表,出席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会议。此后,他积极参加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并对公司进行了不断的改革和改组,产销情况大大发展,企业面貌为之一新。1950年到1956年间产量提高2.6倍,盈利自1950年到1957年增长10倍以上。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公私合营后,简玉阶任副董事长。从1949年至1957年,他先后历任第一、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并被选为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