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投注游戏


中秋感怀

来源:金叶文苑(烟草内网) 发布时间:2018-09-29 09:50

一年之中,传统的、新兴的、泊来的这节那庆,究竟有多少?浏览手机微信,总见朋友隔三岔五晒节日快乐,甚至有人为了喝一顿小酒,也能编一个过节的由头,以达满足口腹之欲的目的。总之,各种名目的节日,多如牛毛,已到了熟视无睹的程度,于是对这节那节,基本淡然,进而漠然,了无兴趣。换句话说,日今咱老百姓生活上了台阶,不愁吃不愁穿,哪一天又不是在过节呢?

譬如眼前,又临中秋。如果不是友人谈起,我差点忘得一干二净。中秋来了,第一个反应是品尝月饼的日子又至。进一步跳跃思维,会猜想那新华路上小巷子内,倒卖月饼票的黄牛党们会不会又在跃跃欲试?想那六七年前,假节日之名,迎来送往,吃吃喝喝,小小月饼办“大事”的奇葩事,屡见不鲜。新时代后,因了暴风骤雨般坚持不懈的“八项规定”,那些咄咄怪事,怕是应该彻底地销声匿迹了吧。

其实中秋的意义是美好的,断不该赋予它节外生枝的内容。对于这个中国人传承千年仅次于农历春节的节日,我曾在拙文《月是故乡明》中作过简略的叙述——始于周代的“中秋”,缘起帝王春天祭日、秋天祭月的礼制。古人崇敬月亮神,月上东山时,便要焚香沐浴,三拜九叩,邀明月共舞,祈望来年歌舞升平、风调雨顺。至于寻常百姓,中秋之夜,便是安坐家中,思故土,念先人,憧憬明天,在“嫦娥奔月”、“吴刚伐桂”、“玉兔捣药”的神话故事里,赏月、拜月,品尝月饼,把阖家团圆,亲情融融的佳节传承光大。

话虽如此,我们家却是少有中秋这个概念的。小时候,除了春节过年,一家人对其他的节日真还不甚了了。时在农村度日,父母为温饱谋,为生计愁,哪有闲情逸致领着儿女尝月饼赏月亮?那个时候,小镇上的食品加工厂也生产月饼,尽管品质低劣,我却是终年到头也尝不到一口,就连中秋节这个名词,也是从小学老师教唱的一首老歌中知晓的,“八月十五月儿明,连队里的战士分了月饼。雷锋把月饼放在那床头,一个人静悄悄走出了房门……”,曲调悠扬婉转,雷锋叔叔小时候,肯定没有中秋节。

后来参军,离开家乡到重庆。所谓入乡随俗,才慢慢建立起过节的概念。比如中秋节,也会思念家乡的亲人和风物,于是我会约妻子一道,去“冠生园”购买一些上好的月饼,通过邮局往老家寄去,并修书一封,给父母请安,向兄弟问好,把当兵在外对家的相思寄托。牵强地说,这就是我远离家乡盼团圆,却是一家不圆万家圆的情景。当然这样的情景,局限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而今,还有人会通过邮局给老家寄月饼吗?谁还会一笔不苟手书素笺遥寄相思?

时光荏苒,客居重庆三十余年。由于工作的原因,我竟没有一次能够在中秋节回到老家与亲人团聚。特别是家父仙逝、兄弟成家、母亲随我安居重庆以后,那生我养我的老家,便如同黑夜中的北斗,虽明亮、清晰,却是遥不可及。

且把第二故乡作家乡。那一日夜晚,皓月当空,月色如华,与妻散步至石子山体育公园,见山顶平台处,围了众人。好奇地挤进去,原来此夜中秋,一家子人赏月呢——只见着青色对襟大褂的老者,口中念念有词,虔诚地望月焚香,作揖三拜,然后朝四周的家人们示意坐下。老者的女儿着白衣白裙,妆容精致,但见她端坐案前,素手轻抚案上古琴,顷刻间,《春江花月夜》的古琴音,似流水轻飏。老者与家人,围坐几案,或望月品茗,或低语倾诉……“看看人家过中秋,多有诗意呢!”妻轻声叹道。

一家人过节,也可以这样?!所谓诗和远方,原来蕴藏在这庄重的仪式感中。假节庆为由,或表达情义、联络感情,或教儿化贤、弘扬文化,这也许就是生活要有仪式感的道理。看来,我这外乡的重庆人,真该增加情商,与亲朋好友一起,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