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投注游戏


闲游淘宝之九 夜游喜洲古镇的收获

来源:金叶文苑(烟草内网) 发布时间:2018-09-29 09:50

记得地一次去喜洲,还是在1998年。当时我住在大理老街的一家客栈里,客栈的老板是一个文艺女青年,她告诉我,要看真正的白族民居,应该去喜洲。

喜洲离大理古城并不远,大约20公里左右,就在大理古城去蝴蝶泉的路上,只不过是要从主干道叉进去两三公里,所以许多从大理去蝴蝶泉或丽江的游客都和这个在唐宋时期南诏大理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之一的繁华古镇失之交臂。

毫不夸张地说,就我个人而言,原汁原味的喜洲古镇要比游人如织的“大理古城”强10倍不止。

有专家评价,喜洲是集木雕、石刻、绘画、泥塑、大理石工艺为一体,荟萃了白族建筑美学精华的民居建筑群。喜洲现存的古民居包括明、清、民国三代,而规模最大的就是清末民初的古建筑群。由于喜洲在这一时期工商繁荣,是滇西南的商贸中心和云南著名的侨乡,所以这一时期的建筑风格不但反映出白族文化与汉文化的交融,还呈现出中西合璧独特魅力。白族民居多有雕梁画栋,还有影壁上的壁画,在喜洲民居的墙壁上,你不但能看到传统的山水人物,亭台楼廓、奇花异草以及诗词书法,还能看到一百多年前代表先进生产力的火车、轮船、飞机和摩登大楼,可见喜洲人对外面世界的了解与向往。而那些与传统的白族民居不同的门楼,更是充满了异国情调。

之后,我又多次去过喜洲,虽然随着云南旅游的整体升温,喜洲也开始变得热闹与商业化,但与人头攒动的大理或丽江相比较,还算朴实。

最后一次去喜洲,是在前年秋天。

本来一干人想在大理过夜,但架不住我的极力鼓吹,决定入住喜洲。

黄昏时分,逛完老街与海舌半岛,在洱海边上的一个农家小饭馆里吃过晚饭,再步行回到四方街边的客栈,已经是晚上9点多。想到明天一早就要离开,我有些不舍地在老街上逛悠。此时,除了一些卖烧烤的小摊外,大多数店面都打烊了。一家小古玩店也准备关门,我没有报什么希望的走了进去。无意间就看到了一堆甲马印版,开始只是想买一块作个纪念就好,可是经不住老板说这些东西越来越难收的感慨和如果全买就给我一个骨折价的诱惑,遂将一堆全部买下。

不妨科普一下甲马艺术。

纸马源于唐代,最初是人工手绘的彩色神像,因为神像大多披甲骑马,所以又叫甲马。宋代雕版印刷普及后,甲马成了五色套印的彩色印刷品,历经元明清三代而不衰。一般认为,甲马祭神的风俗明代传入云南,民间甲马纸图案从南京等地传入。甲马雕版印刷与白族木刻工艺结合起来,清代云南的民间甲马纸图画与雕版已经很出名,往往被收藏家收藏,有些精品还流传到国外。

老炼此次收藏的甲马印版共有8块,都是双面雕刻,计有财神、和合喜神、桥路二神、山神土地、文昌帝君、司命灶君、利市仙官、招财童子以及蛊神、虫神、树神等各路神仙,还有四季平安、神龟祝寿等画面,线条遒劲,构图饱满。

我当时的想法是,等有闲暇之时,找个会拓印的高手学点花拳绣腿,每个图案印他个十张八张的,再送给朋友们,结婚的送喜神,出门的送桥路二神,办农场的送山神土地,考学的送文昌帝君,开店的送财神、送利市仙官、送招财童子,什么都不干的送四季平安,岂不皆大欢喜。

不过,几年过去了,却一直没有闲暇之时。